中国通辽网

任明德 马桂兰:丹心已报国 小巷赋长歌

2021-03-31 来源:通辽日报

2019年夏初,小巷里的花草还没有种完,九十四岁的老兵任明德生命走到了终点。老伴亲手做好的银耳汤,再也等不到他回来喝了。那热热闹闹的小院,静了下来。

与任明德结发七十二年的妻子马桂兰,整夜哭泣,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与思念。如今时光走进2021年,任明德走了近两年了,马桂兰身体尚能自理,但精神有些恍惚。她不肯离开这座小院,儿女们日夜轮流照顾。

她的人生记忆仿佛停留在了2019年6月12日。那天,晴朗的天空不时飘过朵朵白云。任明德在弥留之际,昏迷之中,犹自唱了一首“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之后安详离去了。通辽城万人空巷,自发前来为他送行。素不相识的人们站满了小巷,一直到通往殡仪馆的路上。在通辽的历史上,这么多百姓自发送别一位普通的老人,是第一次。

从少年孤寒,到苍苍耄耋,马桂兰这辈子所有的苦乐悲喜,都与任明德深深地交织在一起,直至长长的一生。

通辽人都知道,任明德为党为民奉献了一辈子。前半生他浴血沙场,精忠报国,后半生他躬身陋巷,甘当牛马。他的精神已化做一曲长歌,传诵在北疆的辽阔大地。

可是儿女们和邻居们更知道,任明德之所以成为任明德,固然是因为他的“钢铁其身,赤子其心”,可还有一个不可或缺的原因,就是他有一个安宁的“大后方”。固守“大后方”的,就是小他八岁的妻子马桂兰。她用柔弱的双肩,担起了他生命中所有的重量。

在那些漫长而艰难的岁月里,马桂兰这个妻子,时而是兄弟,时而是战友,时而是臂膀,时而是港湾,容纳了他一世的风雨。

他缀满前襟的军功章,有她的一半。

image.png

老两口相伴七十余年,相濡以沫。张启民 摄

image.png

四十多年来,老夫妻俩一起清扫巷路垃圾 。张启民 摄

image.png

任明德走后,马桂兰陷入长久的悲痛与思念。周静 摄

离开部队 我与你并肩作战

通辽人始终铭记那个温暖的背影。一把扫帚,一辆垃圾车,在东郊街道东方明珠社区那片狭窄的平房巷道,来来回回,扫了四十年,推了四十年。

“人们都知道任老爹义务扫垃圾,清理公厕,其实任大娘一直跟着干,不比老爹干得少!”邻居李桂清提起马桂兰,很是动情,“老爹不图名不图利,至少还有人记得,可任大娘默默无闻,更是啥也不图,她是英雄背后的英雄!”

1977年,是任明德命运转折的一年。这年夏天,任明德在太行山区因公受伤,腰椎骨断裂三截,后来被医生诊断为骨癌,说他活不过两年。任明德视死如归,慨然带着妻儿离开部队,回到通辽,准备埋骨故乡。

面对三间没干透的平房,一个半瘫的丈夫,四个半大孩子,全家生活的重担都压到了马桂兰一个人的肩上。她咬紧牙关,没有任何抱怨。

马桂兰被安排到通辽蒙药厂工作,既要上班,又要照顾一家老小,忙得团团转。

“最忘不了有一天回家,屋里臭哄哄的,我爸躺在炕上动不了,腰疼得直哼哼,浑身都是屎尿,胡子茬儿里都沾上了。我妈拿水一遍遍给他擦洗,边擦边掉眼泪。”

任明德的女儿任国英回忆起当年那一幕,仍心下凄恻。那年父亲回乡后,郁郁寡欢,总想着出去做点事,有一天竟然走到公厕去刨粪冰了,才弄成这样。儿女们都哭得收不住,竭力劝阻父亲以身体为重。可不管怎么哭闹,依然没能阻止父亲走向公厕的脚步。

“你腰有伤,我跟你去刨,咱俩一起干!”马桂兰收起眼泪,拎着铁锹,搀着丈夫出了门。

她太了解他了。这些年来,只要是他认准了的事,对人民有利的好事,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去做。作为妻子,只要他顺心,只要他高兴,她都无条件地同意,并倾尽全力去帮助他。

公厕里脏得下不去脚,上公厕的人几乎都捂着鼻子快速“解决”。尽管这样,两口子没有任何退缩。任明德站不住,不顾恶臭,坐在地上刨,马桂兰用铁锹把他刨下来的粪冰往垃圾车上运。旱厕简陋肮脏,垫两块木板,中间一道坑,空间狭小,粪便结满冰碴,特别滑。有好几次,她差点滑进粪坑里。那坑有一两米深,污秽不堪,掉进去简直不堪设想。她感到阵阵后怕,但即使再难,也不能后退啊!否则丈夫怎么办?她爬起来,忍着恶心继续干。

丈夫刨了一堆又一堆,她运走一车又一车。尤其是女厕所,都是她一锹一镐给收拾出来的。垃圾车是铁制的,非常沉重,车上再装满粪冰,足有上百斤。垃圾池有两里多地,马桂兰推着推着,就推不动了。大冬天里,气温零下二三十度,她累得满头冒汗,咬牙坚持。

任明德不顾腰伤严重,天天坚持来刨粪冰,跟不要命似的。有时坐着,受不了了就跪着,有时刨着刨着,就一头栽倒,疼得晕了过去。有好几次,她把他拖到平板车上,一路哭,一路拉回家。

作为妻子,她不心疼丈夫吗?可是她无法劝说,也劝说不了。她知道,丈夫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攻克”这个最后的“阵地”。丈夫总说,是党救他全家脱离苦海,他要用一辈子来回报党恩,在死之前要多做点好事。她深爱着他,以他的理想为理想,以他的信念为信念,又怎能拖他的后腿?她懂得,对他最好的爱,就是支持他所做的,完成他的心愿,让他心意畅达,不留遗憾!

那年冬天,他俩共清理了三座公厕。任明德腰不好,整整三四十车的粪冰,都是马桂兰一车一车推出去的。那时她还在上班,经常一早四点多钟就起床,天还黑着呢,她先跟丈夫一起去公厕,干上两个小时的活儿,天亮了再回来给孩子们做早饭,然后上班。这个时候,许多人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她像陀螺一样,每天奔走在单位、家、公厕之间。晚上筋疲力尽之时,还坚持给丈夫按摩腰腿,一天不落。有时,按着按着,她坐在小板凳上就睡着了。她太累了……

人们记住了任明德跪地刨冰的悲壮,却没有人知道,是马桂兰一人一车,顶风冒雪,把所有刨下来的粪冰全部推走的。那身影单薄,令人心疼,也令人肃然起敬。

夫妻二人齐心协力,不只清理干净了公厕,还创造了奇迹。经过长时间的劳动,任明德的腰伤居然好了,两个月后扔掉了拐杖,半年后竟然康复。

他浴血前线冲锋陷阵时,她远在家乡照顾着一家老小;他百战功成身沐荣光时,她躲在背后默默地嘱望;当他卸尽光华俯身陋巷,她站出来陪他一起走进尘埃;现在他为百姓甘当牛马,她牵住他的手与他并肩,成为他最忠贞可靠的战友。

他们那个年代出生的人,从来也不提及爱情。但,这应该就是爱情最好的模样。

长居陋巷 我陪你温暖人心

任老爹在前边扫街,任大娘跟在后面往车里收。老两口相扶相伴的身影,成为通辽东方明珠小区里一道经久不落的场景。那些肩并肩的平房不语,手挽手的巷路无言,无不记忆着四十多年间发生的一幕幕……

有一天全家人正在吃饭,忽然从后院平房里传来一阵孩子的哭声,老两口都坐不住了。任明德去看了一趟,发现是孩子生病了,大人没钱,正急呢。老爷子回来就从马桂兰的钱包里拿出二百元钱送了过去。

有一年小区修建公厕,一个外地来的民工在这里干活,跟任明德说他儿子得了阑尾炎,肠子都出来了,没钱去医院。任明德一听,心疼得受不了,马上回家,问“老太婆,咱家还有多少钱?”“还有四千块钱生活费。”“都给我拿上!”马桂兰没说一个“不”字,马上找出钱来,让任明德送了过去。

过了些日子,任明德的工资发下来了,他又给那个民工送去三千元钱。结果没几天,那个民工从工地上走了,不知去了哪里,再也没有出现。街坊邻居们说,任老爹可能被骗了。老伴马桂兰宽慰他,骗就骗吧,万一事情是真的呢,那是孩子一条命啊,不亏!

谁家有困难,病了,缺钱了,被任明德和马桂兰遇到,就回家拿钱给送去。至于这家盖房子缺檩条,那家生病缺药,老两口只要听说,只要家里有,都解囊相助。街坊四邻,小区住户,认识的不认识的,受过任明德老两口恩惠的,不计其数。

“我不拦他,只要是做好事,只要是帮助人,我一点都不阻拦。”提及往事,八十六岁的马桂兰大半都忘了,但对丈夫的坚定支持,仿佛刻进了骨子里,一刻也没忘。

家附近的一条巷路上有个大坑,冬天结冰,夏天蚊蝇乱飞,恶臭熏天。马桂兰天天下班就和丈夫一起到处捡砖头石块,又去东郊双井子村外的野地里挖土,用垃圾车推回来垫大坑。来回五六里路,老两口顶着烈日,不惧苦累。有时候孩子们放学、下班回家,也跟着父母去推土,浑身是灰,到家累得快散架了。

就这样,折腾了一两个月,一家人就像“愚公”一样,推了上百车的土,终于填平了这个臭水坑。随后,老两口又买了一百多棵树苗栽上。曾经的臭水沟变得绿树成荫,居民行走其中,孩童纳凉玩耍,享受着一份清新与美好。

马桂兰性情温和,说话慢声细语,在街坊邻居的记忆里,她从未与人发生过争吵。老人特别善良,退休后有时间了,还帮助邻居带孩子。有一个人称“姜姐”的,原来住在糖厂宿舍楼,两口子都上班,父母不在跟前,没人带孩子。马桂兰主动接过带孩子的任务,孩子基本就住在她家,跟亲孙子一样,管吃管喝,生病了给抓药,一直带了好几年,直到孩子上学。

有一个姓潘的邻居,生了二胎,没人带,马桂兰都给拢到家里照顾,解决了他家的大问题。

对别人,他们古道热肠,慷慨相助;对自己,他们能省则省,艰苦朴素。以前东郊街道有一个早市,快散市时,马桂兰总会拎着袋子去捡别人不要的菜叶子,拿来回煮着吃。而即使后来日子好了,他们也仍然像从前一样勤俭节约,哪怕是小小的一张双层餐巾纸,他俩都会揭下来一层,一次用半张。

女儿任国英说,小时候总以为自己家里特别穷,不仅没有像样的家具,吃的也特别差。有很多次,她带同学回家,同学看到他们家的饭菜,除了咸菜就是酱,菜也是清汤寡水,都非常惊讶,特别同情她,让她自尊心很受伤。长大成人之后,她才知道,原来父亲工资很高,但几乎都帮助别人了。

在马桂兰和任明德心中,没有坏人,只有需要他们帮助的人。几十年如一日与人为善,把爱心送给了身边的人。

在任明德生命的最后两年,九十多岁高龄的老人已经推不动垃圾车了,马桂兰也生了两场大病。但老两口身体情况稍稍好转后,仍旧坚持上街清扫,义务巡逻,一如既往资助贫困学生。任明德走后,家门口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有许多人连家里人也不认识。

马桂兰与任明德一起,用他们的大爱善行,温暖了这条小巷,温暖了世道人心。

半生戎马 我为你守护家园

时光倏忽。1933年的开鲁县,灾荒遍地,民不聊生。一个瘦弱的女孩出生在一户姓马的贫寒人家。尚在襁褓之中时,父母就抱着她讨饭。十三岁那年,一家人讨饭来到苏家堡子,父亲在去讨饭的途中冻饿而死。

父亲生前居无定所,死后连一片破席子也没有,如何下葬?天寒地冻,娘俩大放悲声,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这时,一个青年路过,见她们实在可怜,找了一块炕席,帮助她们安葬了逝去的亲人。为了报答青年的恩情,也为让闺女有口饭吃,不至于跟着自己饿死,母亲含泪将女儿托付给了青年。

这个宛如电影故事般的情节,就是马桂兰与任明德的初次相遇。在那个苦难的年代,穷苦人想要生存下去,唯有抱团取暖。

任明德也是苦命人。他四岁时,父亲被一名副官诬陷入狱, 拷打冤枉致死。这个副官还要把他母亲卖掉,幸亏佣人刘妈偷偷报信,任明德的母亲带着他和七岁的姐姐连夜逃出来,躲进芦苇荡。天亮后,娘仨在一位老人的帮助下,过河来到苏家堡子,在一个地主家落了脚。任明德受尽苦累与打骂,终于长大成人。

此时,任明德仍在地主家当长工,姐姐已出嫁,家里还有母亲、继父、妹妹,一家四口勉强糊口。马桂兰勤快,肯吃苦,不多言不多语,什么活都肯干。1947年初,马桂兰周岁十四岁那年,与任明德结婚,两人相依为命,苦难的人生终于有了一丝甜蜜。

没想到过了不久,任明德的革命领路人、革命音乐家麦新遇害,任明德悲痛不已,决心为麦新报仇。结婚仅九个月后,他当兵入伍,离开家乡,从此南征北战,一走就是五年。

家里的一大摊子,都压到了马桂兰的身上。来不及与丈夫依依惜别,她还很稚嫩的肩膀就已承担起了生活的重担。这时开鲁县已经解放,党组织给农民分包田地,任家也包了二十亩地。婆婆裹小脚干不了活儿,家里家外的活计全交给了马桂兰。好在大队照顾军属,帮着她种了十亩地,减轻了不少负担。

在那个艰苦的年月,一个农民家庭,缺少青壮劳力,只靠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顶门立户过日子,养活一家大小四口,其艰辛可想而知。马桂兰起早贪黑,吃糠咽菜,辛苦劳作,当牛做马,撑起了这个家。那些年干过的活,有一火车那么长;那些年吃过的苦,宛如滔滔的西辽河水,说也说不尽。

穷人的日子,就像田里的蒿子,不管多贫瘠也要生长。马桂兰年龄还小,不懂得愁滋味。开始任明德还有音信传来,时间一久,兵荒马乱,连信也收不到了,生死不知。马桂兰无人可倾诉,强打精神照管一家老小。

一晃五年过去,马桂兰也长到了十九岁。这一年,任明德突然回来了。那天的情景,如今已过耄耋之年的马桂兰回忆起来,每一幅画面如在眼前。

“那天,他回来了。他走进来时,我正在外屋地上烧火做饭,烟熏火燎的,谁也没注意到谁。他径直走到里屋,看到他妹妹,以为是我,仔细一看,不是。他急了,问婆婆,我哪去了?”

“他到外屋地,看到我,就笑了。我当时懵了。眼前这个人太陌生了,我根本没认出他来。他走时,我梳短头发。他现在回来,我梳两根大麻花辫子,都变模样了。我俩谁也不认识谁了。”

老人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久违的笑容。那段回忆刻骨铭心。

“我俩就那么面对面站了半天,谁也没说话。我才想起来,菜还没切呢,赶忙拿刀切菜。他说,‘我也会切’。我回过身,拿笊篱捞饭。他说,‘我也会捞’。我俩都笑了。”

清风白水般的往事,每一个细节都带着思念的甜香,汩汩涌来。

近年来的许多事她都忘掉了。很多时候,她坐在椅子上不动,长时间陷入回忆。她宁愿活在回忆里,因为那里,有他在啊!

老来多健忘,惟不忘一人。

随着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任明德又参加了抗美援朝,胜利回国后,又去西藏平叛,参加各路剿匪,十几年辗转全国各地,在滚滚烽烟战火里九死一生。当年同村四十多个青年一起参军,到最后,只剩他一个活了下来。

这期间,不打仗时,马桂兰就带着孩子们随军,在部队军服厂里帮忙做军被、缝棉衣;仗打起来了,她就带着孩子们回老家,奉养公婆。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二十几年,直到任明德因腰伤离开部队,一家人这才开始了长久的团聚。

陷入回忆的马桂兰,忽然想起曾遗弃的一片地瓜田。在四川驻军时,她在院里栽了三四亩的地瓜。刚刚长成时,部队就转移了,地瓜都送给当地老乡了,孩子们一个也没吃上。

今生无悔 我与你相约来世

马桂兰与任明德这对老夫妻,结发七十余载,从没红过脸。

“他俩的感情特别好!”女儿任国英非常羡慕父母的感情。“他俩在家时,一个在那儿唱,一个坐着看,笑得可开心了。我妈爱听我爸讲他打仗的故事,都讲过多少遍了,每次听都津津有味。有时候我们回来,听到屋里笑声特别热闹,以为来多少客人呢。一进门,就他俩,唠得那个高兴!”

多年操劳奔波,马桂兰身体多种病症交加,一直不好,非常瘦弱。任明德在腰伤好了以后,对她分外呵护。马桂兰血糖低,还有抽搐的老毛病,有时半夜忽然就没气息了。任明德晚上不敢睡实,一发现老伴情况不妙,马上起身给她吃药抢救。就这样,白天,马桂兰帮助任明德义务清扫;晚上,任明德看护马桂兰,老两口互相照应,相濡以沫。

在儿女的眼里,老两口也实在是恩爱有加。马桂兰牙不好,吃不了硬东西,任明德就把肉嚼碎了,再给老伴吃。而马桂兰呢,只要是丈夫说好吃的菜,她一口也不动,全都留着给丈夫。任明德护着马桂兰,不管是儿女,还是别人,谁也不能对马桂兰不好,大声说话也不行,连最受宠的女儿也不敢跟老妈“争宠”。

在对子女的态度上,马桂兰与任明德保持着高度一致。她同样信守着家规。那就是“自己的事情靠自己,不能给组织添麻烦!” 前几年,她最疼爱的小孙子复员后被分配到偏远寒冷的煤矿上班,有人劝任明德找找领导,把孩子调回来,任明德不肯。她心疼孙子,大哭一场,但是也理解丈夫,不能给组织添麻烦。

唯一的女儿任国英下了岗,住在不足七平方米的小房里,又患上了乳腺癌,还供女儿上大学,生活极其窘困。可即便如此,马桂兰和任明德也没同意女儿申请低保救助,认为任家的女儿不能占国家的贫困救助资源。马桂兰背后偷偷哭了无数回,不时周济女儿一些生活用品。后来,全家人一起出钱,连同哥哥嫂子、弟弟弟妹的帮助,任国英买了一间经济适用房,这才解决了住房问题。而后,任国英做完手术出院,没等养好,就出去打工赚钱,一边还债,一边供女儿上大学。

“我那几年特别委屈!”提起当年受的罪,任国英眼泪又流了出来。“可是我不怪我爸我妈。他们考虑得对。不能有困难就想着跟国家要照顾,不管怎么难,也比他们小时候强。他们自己出钱照顾我,也不想让我跟国家要钱。所以我就想,靠自己吧,我还能干!”

多年来,虽然照顾着一家老小,负担极重,但马桂兰工作上没有丝毫耽误,年年被厂里评为先进工作者。儿女们印象最深的,是母亲总说的一句话,“我是个党员,不能搞小动作。”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之下,任家的儿女继承了朴素踏实的家风,即使下岗、打工,也都各自努力,自食其力。

老两口恩爱一生,相守一世。她始终站在他身后,为他撑起大后方。

她没上过学,没读过书,一辈子勤勤苦苦,谨言慎行,善良宽厚,对得起所有人。她还是一名共产党员,丈夫是她的入党介绍人,她以丈夫为榜样,在她心中,他就是党的代言……

任明德回乡义务奉献四十二年,她也跟着义务奉献了四十二年。

如今,斯人已去,此后,余生只剩回忆与沉默。院子里,他们那辆推了半辈子的铁制垃圾车,在墙角静静地立着……未曾再次请缨跨马,那人,已鞠躬尽瘁。

他站在前面,承载着世人的爱戴与荣光,她站在后面,无人认识,却始终一无所求,欣然微笑。如果说任明德以党员、军人的身份,为国为民,奉献一生,那么,他的妻子马桂兰,则是于无声处,彰显了至真大善。在她身上,我们看到了中华妇女的传统美德,看到了一个妻子无私无我的长久付出,看到了一个母亲宽广博爱的胸怀。一生一世一双人,他们的道德光辉与深情守护,令人唏嘘。

任国英说,母亲现在不怎么提父亲了。母亲不说,但把所有的一切,都藏进了心底。

早春的科尔沁,大日当空,远风如烁,长云流白。时光能记住多少人杰?任明德与马桂兰这一对老夫妻,用他们一生的奉献,在通辽建制百余年的历史上,留下了结结实实的印迹。他们是科尔沁献给祖国的一双赤子。任明德的老兵精神,已被当代铭记;他们的故事,将在后世流传。

文/记者 周静

  责任编辑:谢雨廷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


网站地图 AB官方网站 申博网站登入 申博游戏介绍
太阳城娱乐官方网站 申博138真人游戏 太阳城官方开户
网上娱乐是真的 3d福利彩票韩式1.5分彩 金钱豹彩票上海11选5 七乐娱乐注册送28
og游戏导航 申博导航游戏 AB亚洲馆平台下载 OG东方馆娱乐场
AB注册 AB官网平台 皇马国际游戏 ab娱乐场
333BBIN.COM 414sun.com 8TFS.COM 8877DZ.COM 153sun.com
XSB878.COM 788TGP.COM 8AQS.COM 85XTD.COM 8RAS.COM
131sj.com 44TGP.COM 578DC.COM 118jbs.com 958jbs.com
77sbsg.com 198jbs.com 567XTD.COM 589sj.com XSB234.COM